社会服务

国培计划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服务 >> 国培计划 >> 正文
“国培计划”项目培训实践案例
发布时间:2020-07-30   来源:   点击次数:


案例一:  

抓住“国培”牛鼻子,提高“国培”培养力  

——三峡大学“国培能力建设探索与实践  

“国培计划”是有效促进中小学教师专业化发展的重要举措。湖北省实施的“国培计划”项目具有浓厚的多元化、贴省情特征。三峡大学作为地处鄂西的唯一一所综合性大学,在湖北省教育厅的统筹下,已经连续8年承担“国培计划”项目。在国培计划实施过程中,既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也存在一些共性问题。通过多年的实践积累和问题反思,学校充分意识到“国培”能力建设的重要性,并逐渐探索出一条“国培”能力建设的新思路,取得了显著成效。

一、问题导向——强化“国培”能力建设自觉度  

三峡大学在多年的“国培计划”实施过程中,承担了多类型的“国培”、“省培”项目。但学校在实施过程中发现,各类型项目,无论是面向一线教师,还是教育管理者,无论是学科带头人,还是教研员等,各类型的培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三个共性问题,即培训的精准性不足、学员的主动性不足、管理的服务性不足。这引起了学校深入的思考。

1.培训的精准性不足  

虽然各类项目的实施方案,都强调需求导向,注重“专业现状”、“现实需求”等重要问题,但课程安排精准性面临不足,课程内容与主体需求难免存在错位视点,尤其是面向贫困地区农村一线教师的培训,农村教师更多是“照着做”,专家授课过程中的“城市化取向”痕迹还较为明显。

2.学员的主动性不足  

在很多培训项目的组织过程中,我们发现学员参与培训的主动性参差不齐,主体意识差异化明显。一些学员在培训中主角参与度不够,更多是以配角参与,其学习投入度不高,缺少积极主动的思考,培训收益不显著。一些学员在培训中情感投入度不显著,不愿意主动构建良好的人际互动关系、学习共同体等,从而限制了研讨式、生成性教学的开展。

3.管理的服务性不足  

管理就是服务。但学校同时在承接多项,且培训规模较大的项目时,往往由于受制于精力、条件的限制,不能及时了解学员需求,管理呈现出粗放化现象。譬如在住宿安排、餐饮接待上,学校制定标准和要求,委托酒店负责食宿安排,但由于人力限制,对酒店服务缺少监管,或没有及时了解学员的需求,服务质量出现错位,从而引起了部分学员的不满。

上述问题,貌似相对独立,实则互为重叠,且往往又引出了其他系列问题。对这些问题可以进行多因素、多主体归因,但作为承担培训项目的高校而言,学校一直在反思这些问题何以不同程度地存在各类培训项目中?这些问题,最终引起了学校对“国培”能力建设的的思考。可以说,正是问题导向激发了学校的“国培”能力建设的敏锐度、自觉度。

二、路径选择——提高“国培”能力建设科学度  

对于承办高校而言,“国培”能力建设是“国培计划”有效实施的根本保障。“国培”能力就是“国培”计划的牛鼻子。但如何加强“国培”能力建设,提高“国培”力呢?学校近年来通过调查研究,提出了“铸炼师德魂、夯实基本功、打造共同体、构筑同心圆”的建设路径,不断提升国培能力建设的科学度。

1.铸炼师德魂  

育人者必先育己,立己者方能立人。学校加强师德建设,将师德考核作为教师工作考核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在选拔任用、职务(职称)评定、岗位聘用、评优评先等环节中实行“一票否决”,对严重违反师德的教师,视其违规情节,按照管理权限给予行政处分、调整岗位等处理。同时,学校加强师德教育,不断强化“国培”计划工作团队的教书育人、管理育人、服务育人意识。2018年,“国培计划”工作团队获得田家炳教育学院突出贡献团队称号。

2.夯实基本功  

提高“国培”能力,必须加强“国培”的基本功建设。“国培”的基本功,学校在实践中提出了加强八种能力建设,即需求分析能力、组织协调能力、方案编制能力、课程落实能力、资源保障能力、服务支持能力、跟踪指导能力、评价反馈能力。学校实施八种能力建设的首席负责人制,如组织协调能力、资源保障能力和服务支持能力,由三峡大学田家炳教育学院的党政负责人负责;学校还实施首席负责人培养制,多名首席负责人以全程跟踪研修的方式,在重庆教科院培训中心等机构接受培训,近三年来首席负责人参与培训人次达到20余次。

3.打造共同体  

学校致力于构建“UGS”“国培”共同体,即大学+政府+中小学”的培训合作体系。学校与政府联动,加强项目需求调研,制定培训方案,遴选培训学员等,不断提高培训的针对性。譬如学校与与全国“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试点县的宜都市合作,宜都教育局直接参与观摩策划,这既保证了观摩学校的区分度,又保证了学员观摩质量,还推介了宜都的教育成就,实现了“三赢”。学校与中小学联手,构建教师培训实践基地,给予参训学员更多现场观摩、交流和体验的机会。宜昌市一中、宜昌市夷陵中学、宜昌市红绿萝路小学等优秀中小学都成为“国培”重要的实践基地。

4.构筑同心圆  

学校实施闭环式教学和管理,形成了教学和管理的同心圆。就教学而言,坚持构建线上与线下同心圆,进一步发挥互联网资源优势,给学员提供能够结合自身需求的网络课程进行选修,并提供线下辅导,从而激发学员学习的自主性。就管理而言,坚持“诊断-规划-培训-辅导-管理-测评-修正”式的同心圆,形成闭环式管理,通过持续改进不断提升培训的科学性。如学校通过多轮的项目县培训团队集中研修项目的闭环式管理,持续改进,在初中语文学科中逐渐形成了“知行合一”的培养模式,得到了参训学员的高度认可,也引起了社会普遍认同,网易、中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媒体都作了宣传推介。

三、机制创新——增强“国培”能力建设有效度  

从学校内部而言,“国培”工作是否有成效,取决于三个团队的工作能力,这三个团队分别是管理团队、教学团队、服务团队。为此,学校坚持机制创新,着力加强三个团队的能力建设,从而不断提升能力建设的有效度。

1.坚持“点线面网”结合,提升管理团队能力  

学校加强“国培”管理团队建设。抓点,即“国培”工作的重点和难点问题,要经过管理团队集中研究提出解决方案,并报领导小组同意或备案后实施。布线,即管理团队主要围绕三条线(管理一线、教学一线、服务一线)开展工作,确保各线工作的开展有条件、有标准、有落实。构面,即管理团队坚持三个面向(面向基础教育改革实践、面向培训学员基本需求,面向教师培训工作成效),优化结构,整合资源,向管理要效率,向管理要绩效。建网,即“国培”工作管理团队要建构大学、政府、中小学“国培”协同工作网、培训学员线上线下一体学习网,从而为“国培”工作的落实创造更加便利的条件。

2.坚持“引研磨评”结合,提升教学团队能力。  

学校加强“国培”教学团队建设。引进,即学校引进一批具有丰富理论实战经验的名师、教研员等,走进学校,为学员提供营养大餐。研发,即学校注重课程的自我开发,尤其注意生成性教学资源的捕捉和利用,从而提升培训的针对性、实效性。磨课,即对校内授课人员的课程,在开课前进行反复推敲试讲,既通过磨课促进授课人员的专业成长,也提高了课程授课质量。评价,即坚持对每次授课、每次实践都进行学员反馈调查,学员反馈意见由管理团队汇总后反馈给主讲人员,从而为其教学反思提供依据;同时学员反馈也作为授课人员酬劳发放的重要参考。

3.坚持“诚勤细创”结合,提升服务团队能力。  

学校加强“国培”服务团队能力建设。诚信,即服务团队要坚守服务承诺,对照服务标准和管理要求开展相关工作,能够急学员之所急,想学员这所想,从而赢得学员的依赖,提高学员学习的热情。勤快,即服务团队在服务工作中要勤跑、勤谈,了解培训者和学员的需求,主动与他们进行沟通和交流,为其工作和学习的开展提供及时周到的服务。细致,即服务团队工作应从细微之处入手,对餐饮住宿都应给予足够的关注,为学员们营造“国培”大家庭的氛围。创新,即服务团队要变过去粗放式服务为个性化服务,创新服务方式,从而不断提高服务的接受度和满意度。

三峡大学通过多年的“国培”能力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培训的精准性不足、学员的主动性不足、管理的服务性不足等问题,伴随着“国培”能力的提升,也都逐渐消解。“国培”工作赢得了学员的普遍好评,“累并快乐着——我在国培中成长”,2018级国培初中体育班杜晓菊的声音也代表了学校国培学员共同的声音。同时,学校在“国培”第三方绩效评价中也得到充分认可,排名位于省内前列,其中一次还获得全省第一的好成绩。

案例二:  

走出来换脑坐下来充电站起来教书  

——“国培计划”农村初中语文教师培训项目课程设计与教学反思

三峡大学已连续多年申报、获批、完成了教育部、财政部“国培计划”农村初中语文教师培训的多个项目。反思这几年来的农村初中语文教师培训项目工作,我们为了使受训教师获得专业素质有效提升,在进行课程设计与教学时,坚持以教育部颁布的《“国培”初中语文教师培训课程标准(试行)》(以下简称《标准》)中的“规定动作”为基本依据,同时注重针对受训教师素质状况与实际需求量身定制“自选动作”,确保受训教师真正走出来“换脑”、坐下来“充电”并且“站起来”教书。

一、走出来“换脑”  

国家、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和相关学校之所以投入大量人力、财力与物力实施“国培”项目的首要原因在于,很多农村初中语文教师长期受到时代局限、地域封闭、应试教育等不良因素的影响,教育教学观念陈旧、落后甚至错误,不能适应初中语文课程与教学改革的形势和要求,必须让他们走出来“换脑”。那么,什么样的课程与教学才能使他们有效“换脑”呢?《标准》规定的每个课程模块中都有与转变教育教学观念密切相关的专题课程及教学活动,例如“专业理念与师德修养”模块中的“素质教育的基本原理与推进”、“课程改革现状与发展趋势”、“有效教学的理念”、“教师职业倦怠调节策略”、“师德热点与两难问题辨析”、“教育家的师德情怀”、“语文教师职业理想的养成”和“语文教师积极心理培育”等,我们在对其做必要的调整与重组之后,纳入相关专题课程与教学活动体系,尽可能把这样的“规定动作”做到位。但是,如果停留于“规定动作”,还是很难深刻地触动他们真正“换脑”,因而我们用心设计并在教学中落实好“自选动作”。例如针对根深蒂固的功利主义应试教育思想,请周口师范学院老子研究所所长高恒忠教授讲解并组织研讨“老子的教育思想及其对当今教育的启示”;针对语文教师普遍存在的价值取向工具化和课堂教学平庸化,请宜昌市第一中学校长、特级教师付全新讲解并组织研讨“语文课堂教学智慧”;针对语文课堂教学低效甚至无效,请湖北省教科院著名语文教育专家蒋红森讲解并组织研讨“有选择就有效益——基于一堂课‘教什么’和‘怎么教’的思考”,请荆州市教科院副院长、语文教研员王佑军讲解并组织研讨“站在学生的角度教语文”;针对语文教师普遍存在职业倦怠,请宜昌市教科院副院长、特级教师李伟杰讲述“语文,我的宗教”,请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常红艳讲解并组织研讨“今天,怎样做一个幸福的语文教师”。此外,我们还组织受训教师到金东方学校、天问学校、三峡大学附中等学校,观摩学习先进的教育教学理念,开展对比性观课、评课与研讨;撰写“我的语文教学经历与反思”、“初中语文教学艺术镜头与鉴赏”和“初中语文课堂教学创新设计与说课稿”,并进行分组交流、分享与竞赛。我们由于把这些“规定动作”做到了位,“自选动作”有针对性,便能够有效触动受训教师真正“换脑”。

二、坐下来“充电”  

台湾著名作家柏杨曾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说“中国人爱上学但不爱读书”,意在批判导致中国人普遍愿意进学校接受教育但对探求真知缺乏兴趣的文化病根,并将其归入“国丑”之一。前些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印度女孩孟莎美所写《不阅读的中国人》一文在网上疯传,虽然其真实性可疑,但还是有很多中国人觉得这简直就是“国耻”。遗憾的是,中国人近些年来并没有改掉“不爱读书”和“不阅读”的毛病,甚至在网络、微信、读图时代更不读书了。不但国民如此,而且很多语文教师也不读书,理由是:哪有时间读书?读了有什么用?“国培”必须使受训教师坐下来读书,一是为了树立语文教师终身阅读的信念,二是针对有关知识理论缺漏进行必要的“充电”。那么,究竟读什么书和怎么读呢?《标准》只规定了三个必须解读的“基本文件”,即《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中学教师专业标准》、《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这几个“规定动作”是务必落实的。此外,我们还设计并落实了三个“自选动作”。一是阅读10本书:董远骞著《中国教学论史》、张志公著《传统语文教育初探》、王松泉等编《中国语文教育史简编》、陈黎明等著《二十世纪中国语文教学》、金生鈜著《理解与教育》、潘庆玉著《语文教育哲学导论》、王丽编《中国语文教育忧思录》或孔庆东等编《审视中学语文教育》、倪文锦等著《语文教育展望》、王荣生著《语文科课程论基础》、李祖贵著《语文的突围》;二是阅读10篇文章:李山林《语文教育的三种研究视野》、倪文锦《西方国家语文教育发展的三种模式》、徐江《中学语文“无效教学”批判》、王尚文《语文教学的错位现象》、陈钟梁《是人文主义还是科学主义》、洪镇涛《是学习语言还是研究语言》、张宇田《推翻一个理论命题重新构建语文教学》、李海林《语文教育的自我放逐》、王荣生《论语文课程与教学目标的分析框架》、陈弦章《中国语文百年的文化思考》;三是琢磨10个教例:余映潮《纪念白求恩》、郭初阳《愚公移山》、胡明道《口技》、郭锋《从宜宾到重庆》和常红艳《纸船》教学设计,赵谦翔《绿色作文:班会感悟课》、朱莉萍《走进戏曲天地》、刘敏《梅岭三章》、向芳《杨修之死》和陈靓《三峡》教学录像。我们要求受训教师在认真阅读和观摩的基础上,写述评文章并参与交流、分享与讨论,确保读书“充电”有实效。

三、“站起来”教书  

由于多种多样的原因,致使许多教师长期以来“跪着教书”,主要表现为尊严意识、公平意识、自由意识、责任意识薄弱。对于这种可悲状况以及造成的不良后果,南京师大附中著名特级教师王栋生在《不跪着教书》一书(华东师大出版社2004年版)中有比较全面的描述、系统的分析和深刻的批判。事实上,“跪着教书”的情况,在农村初中语文教师中更普遍。那么,什么样的“国培”课程和教学才有助于他们“站起来”教书呢?《标准》中的“语文教师职业理想的养成”、“教育家的师德情怀”、“语文教师积极心理培育”和“师德热点与两难问题辨析”等“规定动作”与此密切关系,我们将这些“规定动作”调整、重组后纳入课程体系,并在教学中予以落实。但我们把着力点放在“自选动作”,有针对性地设计了四个专题并精心组织讨论与交流。一是针对尊严意识薄弱,讨论农村初中语文教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尊严意识,反思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尊严感较低,交流应该如何提升为自己的尊严;二是针对公平意识薄弱,讨论农村初中语文教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公平意识,反思自己受到过哪些不公、自己对学生及家长造成过什么样的不公,交流应该如何追求公平与正义;三是针对自由意识薄弱,讨论农村初中语文教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独立人格和思想自由,反思自己在哪些方面存在奴性、自己不尊重学生人格以及束缚学生自由思想与创新品质的事实和原因,交流应该如何在教学工作中追求自由思想、生命自主和独立创新;四是针对责任意识薄弱,讨论农村初中语文教师应该具有什么样的责任意识,反思自己在工作中有哪些方面的失职以及原因何在,交流教师应该如何担当责任与使命、应该如何培养学生的责任意识。通过上述活动,受训教师明了理、思了过、知了事,便有勇气“站起来”教书。

我们在进行“国培”项目培训课程设计与教学时,紧扣有效提升受训教师专业素质这一根本目的,尽力把教育部《标准》)中的“规定动作”做到位,针对农村初中语文受训教师素质状况与实际需求量身定制“自选动作”求特色,确保了受训教师真正走出来“换脑”、坐下来“充电”并且“站起来”教书的实效。